你的轻功依旧没有长进

- 编辑:admin -

你的轻功依旧没有长进

  几百人的箭雨放在大战场之中那自然是杯水车薪了,但是在这样的地方,对面也没有什么遮挡物存在的时候,绝对是覆盖式打击,想着等下就要看到一群刺猬的尸体的时候,对面的某个人终于动了。
 
    既然是来杀人的傅红雪当然不会客气了,平日里傅红雪不苟言笑,沉默的很大家也以为他是一个比较沉默的人,没想到出手居然如此果断,气势也是如此的惨烈,红色的孽龙出现在他的背后,箭雨连罡气的外围都穿不透,就更不用说伤人了。
 
    “煞气凝罡,你是谁,为何有我兵家的传承!”傅红雪的这一手直接让尉迟恭以为这个人兵家的传人呢。
 
    傅红雪没有回答他,另一边其他人也看不得傅红雪一个人出风头了,最先跑出来的却是替身帝王,这家伙现在迥然就是个翻版的吕布了。
 
    “都给我滚开!天下无敌!”
 
    看着跃上高空又急速下降而来的替身帝王,几乎所有人都想让开的,但是敌军阵势太密集了,根本就推不开,更别提躲过去了。
 
    “小子,兵阵上的事情,你老子教了你多少,不会忘了吧!”老根调侃的对罗成说了一句。
 
    罗成挑挑眉又有些傲然的说:“看过就知道了!”
 
    “好,好一个看过就知道了,那就陪老头子冲一会儿阵,也算是提前熟悉一下了!”
 
    一老一小两个人定好了契约之后也如同猛虎扑羊一般的冲进了敌阵之中。
 
 第156章不认错就废了你帝位
 
    尉迟恭以为自己准备的很充分了,但是他做梦也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一个大高手,连他对上了,百招之内都只有败亡这一种可能性,另外几边情况也是很不好,居然被人家拖住了。
 
    傅红雪可不管他是怎么想的,手中的刀已经架在了尉迟恭的脖子上了,尉迟恭败了。
 
    尉迟恭有些傻眼,怎么说自己也是个先天,虽然只是一个先天初期,但也是凝煞成罡的强者啊,怎么可能一个照面就失败了,他想不通。
 
    其实很简单,他面对的可不是一般的军中强者,比起兵家的人来江湖中的高手们更加的擅长单打独斗,傅红雪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一击必杀的功法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环境下,创造出了他的破坏力和速度。
 
    尉迟恭大小战争无数,但通常都是在军中指挥,就算是冲锋在前,那也是带着兵马的,有着军中煞气为凭借,加上自身煞气凝罡的能力,紫薇无往不利,像今天这种情况,根本就是遇上了克星了,万人敌遇上了血溅五步的无奈。
 
    “手下留人,尉迟恭,你好大的胆子!还是说我的儿子终于狠下心来要把我除掉了?”
 
    李渊喊的手下留人,傅红雪很给面子的停手了,至于其他人运气可就没那么好了,先是被替身一击砸散了阵型,被正面击中的几个人已经去下面了。
 
    然后被根叔和罗成两人联合冲阵,一双铁戟一把银枪如同双龙出海一般,几百人的军阵瞬间就崩溃了,这可是玄甲军啊,如果不是敌人太强势,怎么可能这么轻松就被击溃。
 
    李渊出来了之后,这些玄甲军的人就更不知所措了,他们奉命而来,但也不知道要杀的人是李渊啊,不过他们毕竟是李世民的亲卫很快就稳定心神重整旗鼓想要杀出去,结果···尉迟恭被抓了。
 
    “都住手,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傅红雪的声音就想是冰块一样,直接冻住了其他人的动作,老根和罗成都没有想到,平日里不言不语的一个人,居然实力如此之高。
 
    就在几百铁骑跟傅红雪等人僵持的时候,庄子的外面突然又出现了一条火焰组成的长龙,那是许多人举着火把在赶路呢,只是不知道来的人是敌是友了。
 
    傅红雪冷笑了一声已经准备好大开杀戒了,反正他的职责是保护好杨威在乎的人,至于庄子,其实不重要的,而其他的人也已经准备好了,手上的武器随时准备饮血。
 
    “快快,不能让庄子出危险,大家快点,麻痹的,衙门那帮混蛋,就不能早点传消息吗!”
 
    赶路的游侠一边咒骂不靠谱的同伴,一边催促着,这些游侠不同于变成了轮回者的游侠,他们都是不知道有衙门的内应的,所以听的也是莫名其妙,但这不妨碍他们赶路,眼看着庄子就在眼前了,却看到了一些玄甲军在庄子外,心中暗道不好。
 
    另一边,长安城之外的一片空地上,李麟站在哪里显然已经等候多时了,杨三爷降落之后就看到李麟微笑的看着他。
 
    “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轻功依旧没有长进,不会连手上的功法也退步了吧!”
 
 
    杨三爷收回了自己的右手一道银光没入其中,而李麟捂着自己的胸口倒地,刚刚的攻击他没看到是什么,不过心口的伤处告诉他,那道锋利的光穿透了他的身体,至于为什么吐血···他怎么知道为什么胸口受伤会是嘴里吐血,反正作者是怎么设定的。
 
    “聒噪,如果不是看在是熟人的份上,你都已经死了,还敢跟别人一起来坑我!”
 
    杨三爷说完之后消失了,李麟苦笑了一下,虽然想到自己会败,但没想到会这么快,而且他连看都没看清楚那是什么。
 
    杨三爷走了之后一边的树林之中冲出了一群人来到了了李麟的身边说:“家主,现在该如何?”
 
    “如何?就说老祖我身受重伤命不久矣,也算是对得起他李世民了,想要我做狗又不肯拿出实质性的东西,我才没那么蠢呢,回去之后立刻囤积粮食,这次大唐有难了,可不能连累到了家族!”
 
    显然来之前这位就已经早有打算了,然后留下一个人报信,其他人抬着李麟飞快的离开了。